校企合作網歡迎您
                入庫院校
                1682所
                畢業生
                286553人
                入庫企業
                2468家
                需求崗位
                216291個
                今天是: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資訊 >> 行業動態


                何力:我們是在辦真的職業教育,還是真的在辦職業教育?

                [ 發布時間:2021-02-23 | 瀏覽:7488次 ]

                ]

                檢驗一間中等職業技術學校是否辦真的職業技術教育(職業教育已被國家定義為不同類型的教育),還是借辦職業技術教育之名搞升學教育(與普通高中同質化),最簡單的檢驗方法是看其如何理解“五個對接”,是否真正能做到了“五個對接”(五個對接是指:專業與產業、企業、職業崗位群對接;專業課程內容與職業標準對接;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學歷證書與職業資格證書對接;職業教育與終身學習對接)。

                五個對接中,學歷證書與職業資格證書對接,職業教育與終身學習對接,似乎和升學有點關系,但關聯并不緊密,在互聯網時代,取得學歷不一定是全日制,也不一定必須呆在學校。至于終身學習,方法更加多樣,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偉大的教育家陶行知就提出:生活即教育,社會即學校,做中學等其實就是終身學習的教育理念,只不過當時未發明這個概念,人們并不知終身學習“古已有之”?;ヂ摼W時代,終身學習更為便利,如常被人們視為“鴉片”的智能手機不僅是隨時隨地可學的工具還是最好的終身學習學伴,文憑只能代表某一段學習過程的憑證和經歷,所謂得到文憑易,得到真學問、真技能難。

                因此,檢驗一間中職是否辦真職業技術教育,真的辦職業技術教育,還要看學校是否堅持專業與產業、企業、職業崗位群對接;專業課程內容與職業標準對接;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

                為什么說中等職業教育的核心是專業建設,而不是像普通高中那樣搞學科建設?盡管中職也同樣要上語、數、英、物理、化學等文化基礎課;原因是中等職業技術學校的專業建設是動態的,而文化基礎課是固態的,就像函數中的常數。所以不論是普通高中的文化課教師,還是中職的文化課教師,把知識講授清楚,讓學生的分數提上去,就是一位合格的教師。而中職的專業則像函數中的因變量,產業則像自變量。隨著產業的升級,專業也必須升級;產業消失,專業也會因之消失,即產業值的變化決定專業值的變化。

                中職受上級部門統籌指導,還受市場、產業這只看不見的手左右。由于市場、產業舜息萬變,準確定位專業并不像紙上談兵那樣簡單,有不少因素是處于不可控狀態。比如某職校,因當地計劃發展旅游業而辦了旅游專業,但沒考慮市場、產業的真需求,無法得到學生及學生家長的認可,最終招不到學生,專業辦了一屆就辦不下去了。還有汽車商務專業,專業部憑直覺認為,市場缺少汽車銷售人才,于是決定開汽車商務專業,問題是學生及學生家長不買賬,沒幾個學生報,只好取消這個專業。

                于是,學校對專業設置有了新的嘗試:即什么專業火爆就開設什么專業,結果又出現另一番景象,局域內的多間中職學校,彼此之間并無溝通的情況下,開設相同或相似的專業。而且一間中職學校如果要保持一定的學生規模(中職學校學生人數,最少限定在1200人),就需辦多個專業,職校往往有八九個或十個以上的專業,這就使得區域內中職學校差異減少,招生競爭反而激烈起來,設備資源重復浪費,更難有特色創新等。這也是常常抱著普通高中思維的老師感到迷惑不解的地方:中職為什么要辦這么多專業?只辦一個專業不是更好嗎?這樣不是可以集中資源把專業做強,然后做大嗎?

                所以是否是辦真的職業教育,是真的在辦職業教育,關鍵是看職校決策者、管理者是否真正能透徹理解“五個對接”,首先就要真正努力將所開設的專業與產業、企業、職業崗位對接。同時,面對動態的人才市場、產業,是否愿意像企業家那樣承擔風險。遺憾的是不少中職的決策者、管理者把“五個對接”完整的說出來都有困難。

                其實辦真的職業教育,是真的在辦職業教育,開發新專業僅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專業建設的難點是專業課程內容與職業標準對接,痛點則是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

                中等職業技術學校,尤其是中等職業技術學校中的原職業高級中學(很深的普通高中情結,重理論教學,輕動手實踐教學,輕實訓基地、實訓場所建設),之所以缺少吸引力,核心問題是沒有很好解決或者不知如何解決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

                如何解決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

                德國等德語系國家是采用雙元制模式,學生五分之一或五分之二的學習時間在學校,五分之四或五分之三的動手實踐時間是安排在企業,很好的解決了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的問題。我國也曾投入很多資源引入德國雙元制模式,但由于中德的國情不同,多年的努力“雙元制模式”并沒有在中國生根。

                其實,真的辦職業教育的中職職教人,為了辦真的職業教育,他們找到了符合中國國情的解決之道,通過“引企入?!?,辦“校中企”和通過校企合作,產教融合辦“企中?!?,解決了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這個難點和痛點。中等職業學校中不乏這樣的案例,只是被“升學”的喧囂淹沒了。

                當然辦“校中企”“企中?!笔钦娴脑谵k職業教育,也是辦真的職業教育,可這是一條并不順暢且異常艱難的荊棘之路,雖不乏成功的案例,但更多的是失敗的教訓。如同創新、創業,大家非常樂意享受創新、創業的成果,也愿意跟著喊口號,然而真的去踐行,則同行者寥寥,這就是目前中職職教的現實。因為這條路即沒有鮮花,亦沒有掌聲,不過不乏批評的聲音和失敗后幸災樂禍的笑聲。

                中等職業學校的努力方向,其實就是能與普通高中“坐在一起喝咖啡”。雖說有政策的支撐:普職比大體相當,但中職自身也在自強,所謂“普通中學有高考、職業學校有競賽”也就是在這樣的歷史上背景下提出的,可中等職業技術學校仍然缺少吸引力。接著便以搭建“職業教育立交橋”之名,重心往升學轉移,結果是造成普通高中與中等職業學校的界線越來越模糊;遂又提出“職業教育是不同類型的教育”,但作為學生和家長,他們更希望得到技能傍身,拿到好工作的機會,一旦在中等職業技術學校也學不到技術、技能,那么職教的吸引力則無存。

                這幾年,我們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普通高中為了吸引優質生源(分數高的學生),往往會重點宣傳自己學校本科上線率、重本上線率。如果有學生考上北大、清華,哪絕對不會忘記把這些學生的大頭照貼在學校最顯眼的地方。而中職也為了吸引優質生源(同樣是以分數論英雄),知道自己的本科上線率無法與普通高中“同日而語”,如果完全沒有學生考上本科,就說升學率達到90%以上,如果有,即使是個位數,絕對會上學校公眾號的頭條,同樣,學生大頭照亦會貼在學校最顯眼的地方。給人們的感覺似乎是辦好學校,主要是靠學生的好基因。

                可中職職教人有沒有思考一個問題:如果中職也是以“以會考分數論英雄”,不如恢復辦普通高中,學生入讀最低的分數肯定會比今天選擇中職最高分數的學生高。

                姑且不論,中職打“升學牌”是否能吸引更多優秀的初中畢業生入讀中職,但顯然是回避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的痛點,在走“普職同質”之路,這的確會讓人懷疑:中職職教人,你們是真的在辦職業教育,還是假裝在辦職業教育?

                作為中職職教人,如果我們真的辦職業教育,為了辦真的職業教育,就應該淡化分數,淡化升學,把有限的資源用在校企合作、產教融合,做實“五個對接”,把鮮花和掌聲給那些全力打造“校中企”“企中?!倍瞰I的職教人。

                作者何力,系廣州市黃埔職業技術學校教師


                足彩预测